爱桃桃桃的史迪仔

嘿呀这里是史迪仔,微博:Sandy史迪仔

【盾冬】老···老伴儿???(5)完结章

失踪人口回归!送上7千字结尾

文风逆转,突然开虐,从傻白甜急转弯到狗血虐恋

 

前情 (1) (2) (3) (4)

 

-----------------------------------


 

自从那之后,巴基有一段时间十分羞于打开那本本子。他虽然只看了一次,但是晚上香艳的梦可没少做。小本子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已经从“找回记忆的帮手”变成了“邪恶春梦的化身”。


 

事实上,春梦做归做,但是这次不像以前。除了那些朦朦胧胧风光旖旎的梦,巴基没有想起半点关于自己以前感情生活的事。据山姆说自己的家人都不在了,自己入院之后也并没有什么人来找过他,这个罗杰斯算是第一个,他也不想再多探究自己曾今的爱人身在何处,也许人家在离开他之后过上了更幸福的日子也说不定。




 

多亏了罗杰斯这个白痴,巴基忿忿的想,现在我又想起这件尴尬要死的事了。



 

他和史蒂夫的闹剧不欢而散,最后是以巴基想起往事顶着大红脸暴走为结局的。傍晚回到房间后,巴基若有所思的窝在落地窗前的沙发里。说实话,虽然罗杰斯说话鲁莽又有点咄咄逼人,但是巴基看向他的时候总是觉得有些熟悉,心里涌起一丝丝异样的感觉,有种被压抑的渴望,又有种想触碰又收回手的悲伤。



 

“叩叩。”门外传来敲击声。



 

“请进。”巴基凝视着窗外的夕阳,也没多留意来者是谁,只当是医护人员。



 

“你好。”巴基听到熟悉的声音,诧异的转过头。史蒂夫双手插着兜,帅气的斜倚在门框上,冲他笑笑。



 

巴基和史蒂夫静静对视着,房间里的气氛有点奇怪。史蒂夫为了保持姿势,身体有些僵硬。巴基盯着他看了一会,耸耸肩,“···虽然我不懂你为什么要故意摆出青少年电影里男主角出场的姿势,不过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巴基刻意忽略了脸上看见史蒂夫后产生的热度,语气不善的说。


 

史蒂夫没想到自己的小伎俩会被识破,轻咳一声,“很抱歉我之前的态度有点不好,我这次来是想解释一些事情的。”他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巴基面前,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能,和你聊聊关于我爱人的一些事情吗···”史蒂夫认真的看向他,夕阳的余辉打在他的侧脸上,面部硬朗的线条柔软了许多。


 

巴基看着史蒂夫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拒绝的话。坐在他对面的男人明明是在笑着,巴基却很确定他的笑不是出于真心。


 

“应该是右嘴角上挑,不是左嘴角。”巴基心里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好像自己知道史蒂夫真心微笑时的习惯似的。




 

“我的爱人,他···”史蒂夫顿了顿,哽咽了一声,对于巴基,他已经在心里无数次描摹、回忆,但开口后却是词穷。



 

要怎么形容你,我的爱人?



 

史蒂夫望着巴基,巴基逆着光安静的坐在他面前,背后的天空染成了玫红色,落地窗前的白纱窗帘被风吹的微微鼓起,外边隐隐传来他们小时候听过的老爵士乐。美好、平和的傍晚,史蒂夫却感到头晕目眩,突如其来的悲伤压迫着他的胸口,他无法呼吸。


 

“画好了吗?”1935年詹姆斯·巴恩斯剪了个清爽的短发,抱着膝坐在窗台上,背后一片绮丽的红霞。“这么漂亮的傍晚要画下来。”



 

“怎么了吗?”巴基注意到史蒂夫的异样。


 

面前人的身影和从前无忧笑着的少年重合在一起,70年的时光就这么赤裸裸的在他面前一闪而过,史蒂夫脑海里突然掠过一个念头:就当这70年从未发生过吧。



 

就让巴基以为现在就是他的人生,平凡,正常。等到他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就让他走,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去开始新的生活。缺失的记忆或许是一种恩赐,杀戮与血液,洗脑与冰雪,只会是他以后噩梦中的虚幻。


 

也许之后哪天,自己在战斗中救下的孩子,会是已为人父的他的小宝贝;自己在炮火中做掩体的房屋,会是朝九晚五工作的他的爱巢。



 

史蒂夫苦笑着,他本来是想和巴基聊些属于他们彼此之间特殊的回忆,没想到突如其来的胆怯,却使自己打消了这个念头。



 

失去的记忆里,有无比快活的他们,还有在无尽黑暗中受苦的他。


 

史蒂夫死死的咬住口腔内壁,他只想让巴基开心。上帝啊,让他自私一回。要是让原来的巴基知道了史蒂夫想让他失去那些充斥着罪恶的记忆,以换取自己余生的安宁,巴基一定会把史蒂夫按在地上暴打一顿。



 

他的巴基就是这么好,即使自己受尽自责与愧疚的折磨,也不愿做一个懦夫。但是史蒂夫怕了,他选择做胆小鬼。他愿意用自己的内心深处的叩问与痛苦,换取巴基余生的喜乐与安康。



 

史蒂夫不再看向巴基,他垂着头,“我的爱人···”



 

我的爱人,你有和他一样的眼睛,一样的双唇;一样的身型,一样的举止;一样的嗓音,一样的笑声;一样的名字,一样的姓氏。你的心为爱和幸福而雀跃的次数和他一样多,你受过刺骨的苦痛也和他一样多。你就是他。




 

但这些你都不用知道,因为我爱你,我自私、无助、脆弱又内疚的爱着你。



 

“···我非常爱他,非常非常爱他。”史蒂夫直视着巴基的双眼,“如果现在我望着他双眼,我会对他说:我爱你,不管发生什么,我都爱着你。”


 

还没等巴基做出什么反应,史蒂夫就起身快速且决绝离开了。巴基本该在心里吐槽对方的古怪与无理,却无法抑制住的颤抖。



 

为什么?



 

巴基说不清道不明这突如其来的情感,一阵天旋地转,他紧紧的闭上眼。


 

上帝啊,救救我。巴基头痛欲裂,尖锐的刺痛和陌生的情感让他忍不住落泪。我这是怎么了?我止不住我的眼泪,就像止不住潮水般涌来的回忆。



 

·······



 

巴基从几个小混混拳头底下救出一个瘦小的金发男孩,两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却有挺多共同话题。小巴基兴奋的揽过小史蒂夫的肩,“嗨,我真爱你,哥们!”


 

·······


 

巴基在半夜里醒来,身边的金发少年安静的睡着。他屏息听了一会儿对方微弱的呼吸声,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巴基在被子里摸索了一会,用手掌包裹住史蒂夫的手。他应着窗外昏暗的路灯,静静地看着身旁的少年,手因为紧张而微微出汗。巴基轻轻的探过头,在熟睡的史蒂夫嘴角印上一个轻柔的吻,“···我爱你。”


 

·······



 

巴基看着面前坚定的史蒂夫,这是他上战场前的最后一夜,可他的史蒂夫就是不能让他省点心。史蒂夫抱住他,调侃他把傻气都带走了。巴基紧紧的回抱住史蒂夫,如果可以,他想把史蒂夫永远藏在世界上最安全最舒适的地方,永远不让他暴露在危险之中。他用侧脸蹭着怀中人柔软的金发,“我爱你,你这个傻小子,我爱你。”


 

·······


 

巴基无力的倚在强壮的史蒂夫身上,佐拉的折磨让他还有点神智不清。面目可憎的红骷髅启动了军工厂里的炸弹,在史蒂夫的坚持下他先通过了不稳的铁梁。巴基扶住栏杆,稳住因爆炸产生的热浪冲击而不稳的身体。他瞪大眼睛,心慌的看着史蒂夫后退几步准备助力加速跑,“神啊,神啊,保佑他,保佑史蒂夫。我的史蒂夫,你会没事的,会的,我爱你。”


 

·······


 

巴基自豪的看着台上接受表彰的金发男人,笔挺的军装衬的他更加英俊。巴基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望着史蒂夫,一会儿就挨到他和咆哮突击队的其他成员同史蒂夫一起上台接受嘉奖了。现在巴基不会像以前一样再向上帝祈祷保护史蒂夫的平安了,他会和史蒂夫一起并肩作战,保护彼此的后背,“看啊,这就是我爱着的男人。我的大兵,我的队长,我爱你。”


 

·······


 

巴基没有抓住史蒂夫伸向他的手。


 

巴基坠落的时候想,这就是他生命的终结了。他后悔极了,这么多年来,他只在心里对史蒂夫说过那一句话,却从未说出口过。



 

我爱你,史蒂夫。你知道吗?我一直爱着你。



 

你不会知道我的心,对吧?我从未对你说出这句话,也许是因为同性恋是该死的犯法,也许只是因为我是个懦夫。你是怎样看待我的呢,史蒂夫?


 

我的爱人,我爱的人,我多么希望你能听见我内心深处对你千千万万遍的表白爱语,我也痴心妄想着我能听见你说一声爱我。



 

但是我没有抓住你伸向我的手。


 

但是巴基没有抓住史蒂夫伸向他的手。




 

·······




 

————————————


 

巴基满脸泪水的惊醒,他想起来了,他全想起来了。



 

他那甜蜜、痛苦的单恋,他那阴暗、血腥的不堪。史蒂夫·罗杰斯,美国队长,血清,九头蛇,洗脑,铁臂,冬日战士,巴基·巴恩斯。



 

巴基大笑起来,原来自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背负着许多无辜者性命的冷血杀手,一把沾满鲜血仍人摆弄的枪,一具被洗脑失去自我的行尸走肉。


 

巴基笑的太过用力,哭的太过用力,他瘫在床上,眼泪流入他的耳朵,流入他的发丝,房间里回荡着他狂乱的笑声与呜咽。



 

————————————


 

史蒂夫在任务中接到了山姆的通知,他在任务结束后的第一时间就往回赶了。尽管如此,他还是耽搁了两天。


 

他气喘吁吁的赶到巴基的房间门口,透过门上的小窗,史蒂夫看见巴基平静的坐在床上,并没有像之前山姆在电话里说的那样暴躁。



 

史蒂夫轻轻推开门,走到巴基床前的椅子上坐下。



 

“巴基。”史蒂夫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嗓音沙哑的可怕,长途跋涉的他没有心情解决饥饱问题,滴水未进。



 

史蒂夫紧张的仿佛心脏揪成一团,“你,你想起来了?”



 

巴基转过头来看着他,脸色苍白,眼神空洞。他干裂的双唇微微张开,最后却还是未说一字。



 

“巴基。”史蒂夫又唤他。




 

“滚。”许久,巴基才嗓音沙哑的吐出一个字来。



 

史蒂夫没理睬巴基不善的态度,只是又温柔的唤他,“巴基。”



 

“巴基。”



 

“巴基,我很想你。”




 

“我他妈叫你滚啊!”巴基从床上一跃而起,把史蒂夫掀翻在地,用机械臂死死的掐住他的脖子。



 

巴基是真的下了狠劲的,史蒂夫被禁锢着无法呼吸,满脸通红。史蒂夫没有还手,他知道巴基不会杀了他。他感到一阵阵的眩晕,双眼充斥着生理性的泪水。




 

史蒂夫眼前冒着金星,耳膜鼓起,世界一切变的怪诞扭曲。但是他能清楚的看见巴基的眼泪从通红的眼眶中落下,他能看见巴基绝望的表情,他能听见机械臂校合的声音,他能听见巴基喉咙里抑制不住的低吼。



 

“骗子!骗子!”巴基对着史蒂夫咆哮,他的双眼因为愤怒而通红,他松开掐着史蒂夫脖子的手,一拳捶到墙上。



 

史蒂夫抚着脖子剧烈的咳嗽,巴基瞪着通红的双眼,面部肌肉抽搐着。他咧出一个怪异的笑,努力做出自己以前快活笑着的模样,但是那双眼睛里却不再有生气与快乐,满满的全是痛苦与心碎。



 

“你们都在骗我···”巴基急促的喘着气,低垂着头,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巴基的每一滴泪水都砸在史蒂夫的心上,一滴一滴,他的心被砸的千疮百孔,巴基眼里的每一滴泪水,史蒂夫都看的清清楚楚,那是史蒂夫心尖上涌出的每一滴血。



 

“巴基,巴基。”史蒂夫手忙脚乱的捧起巴基的脸,撩开因泪水而粘在两颊的碎发。“看着我,你看着我。”



 

巴基的脸因为痛哭而变的扭曲,史蒂夫的手掌被眼泪打湿,“他们骗我,说你死了,说我杀了你。可是我不记得了,我不记得我杀了你,我不记得了,我不记得了。”



 

巴基挣扎着用手捶打着自己的脑袋,史蒂夫紧紧抱住巴基,牵制住他的双手。巴基在他的怀里拼命扭打着,咆哮着,大哭着。“他们说你恨我,说我杀了你之前你说你恨我,我有时清醒便想杀了我自己,可是史蒂夫,史蒂夫”




 

巴基抽噎着,说出这个名字是会耗尽自己灵魂的,无论是满心爱意的在他熟睡的傻小子耳边低语,还是在囚室里为他以为死去的心上人一遍遍泣血的悲嚎与哀悼,这个名字是他一生的诅咒,是他永远流血的伤疤。





 

“我不属于我自己,我不能做主我的生死,我连死都死不了,我想去陪你的,你不要恨我,史蒂夫,我求你,你不要恨我···”巴基像是被抽干了力气,跪倒在史蒂夫脚边,抬起头无助的看着史蒂夫,苦苦哀求着他。



 

史蒂夫低下身抱住瘫软的巴基,轻轻的摇晃着他。“嘘···我怎么会恨你呢,不会的,嘘···”他低头想擦干净巴基脸上的泪,可是自己的眼泪又抑制不住的低落在他脸上,两人的泪水交织在一起,流不干也擦不净。


 

“没事的,没事的,嘘···”史蒂夫浑身发抖的想止住自己的泪水,胸腔里的苦涩死死压迫住他的心脏。史蒂夫努力忍住一阵一阵无助的抽噎,他不可以这样,他要坚强,巴基需要他的照顾,不能连自己也崩溃了。他紧紧咬住嘴唇,直到泛出血丝,而他那无尽的悲痛却还是化成泪水不断涌出。史蒂夫想放声大哭直到失去知觉,想大声嘶吼直到咳出鲜血,想就死在这一刻,让他的痛苦戛然而止。




 

主啊,为什么要让巴基受这种苦,让我受这种磨难。我们做错了什么?史蒂夫闭紧了双眼,主啊,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刺骨绝顶的心碎侵袭着生不如死的史蒂夫,他压抑的情感太过剧烈,导致大脑一片真空似的纯白,可是巴基痛苦的嘶吼为纯白染上殷红的血色,染上绝望的黑色。红与黑交织在一起,在他大脑里重复成一句句无声的悲鸣。



 

巴基伸手抹去史蒂夫脸上止不住的泪水,“但是你知道吗?我恨你,恨你恨到骨子里,更恨我自己。我是一个男人,是一个军人,是一个杀人机器···”史蒂夫收紧了环着巴基的双臂,两个人都颤抖着,“···但是你的死讯可以轻轻松松的击溃我,九头蛇们百试不厌;我坠崖之前还在想着你,想着对你没说出口的话;你的一句爱我就那么简单的唤起了我的记忆。”



 

巴基看着史蒂夫因极度心碎而扭曲的脸,他不该露出这样的表情的,这张脸上应该有幸福与愉悦,有温柔的眼神和甜蜜的笑容。这是巴基以前为之努力的,是他的光明,是他的救赎。从前,巴基的心脏为世界的美与善良,正义与责任而跳动;但是只有爱,才能让他的心雀跃。这样一张使他心脏为之雀跃的天使面孔,不该为他沾满鲜血的过去而痛哭扭曲。




 

巴基笑着摇摇头,脸上干涸的泪痕被新的湿润盖过。他用指腹摩挲着史蒂夫发红的眼眶,泪水还是不断的从中落下。“我恨你,我真恨你。你让我觉得我一无是处,任由愚蠢的爱情摆布,我就像个傻瓜。”




 

“可是我爱你。”史蒂夫抱紧怀里的人,深深的呼吸着对方身上的味道,“我爱你。”这三个字刺痛着史蒂夫的嘴唇,如此苍白无力,如此痛彻心扉。现在看来,说这些能有什么作用呢?太晚了,他说的太晚了。无法抹去痛苦,无法缝补心碎,无法收回泪水,无法跨越70年分离的鸿沟,无法使风雪中相擦而过的两个指尖紧紧相扣。



 

巴基一把推开他,站起身,摇着头苦笑说:“你不爱我,史蒂夫,别傻了。”



 

“不是的,巴基,我···”史蒂夫也站起身,着急的上前拉住巴基,巴基却大笑着甩开了他的手。“省省吧,史蒂夫·罗杰斯。我不需要你的怜悯。你在我出事之后看过了我的日记本对不对,我那隐秘又卑微的感情被你发现了对不对?”巴基一步步逼近到史蒂夫面前,“但你不必觉得自责或是内疚,没必要装做一副也爱我的样子安慰我。”



 

巴基转身从枕头下拿出本子,拍在史蒂夫胸口,“拿回去吧,你不必为我编造一个甜蜜的谎言。”




 

“我不知道你之前是怎么想的,是想诱导我回忆过去的好时光,还是想拿我爱你这件事取乐,开一个无伤大雅兄弟间的玩笑···”



 

史蒂夫愣在原地,手里拿着他之前为巴基准备的那本本子。




 

巴基转过身,背对着史蒂夫站着,肩膀微微颤抖,“求你了,史蒂夫,求你离开吧。别留在这里看我的笑话羞辱我了。”



 

巴基不敢回头看史蒂夫的反应,他压着嗓子里即将爆发的痛哭,天知道为什么对史蒂夫说出绝情的话会这样难。



 

巴基爬上床,将被子盖过头顶,他多想把这些烦心事隔绝开。巴基躲在被子里捂住耳朵,把自己裹成一个茧,好像那柔软的织物,能够替他挡下命运对他和史蒂夫开的玩笑。




 

他那善良的史蒂夫,对他不会是爱情的。史蒂夫只是发现了自己对他多年的爱恋,出于同情才会说出爱他这种话,或许完全是为了让他恢复记忆才会出此下策。



 

史蒂夫沉默的站在房间中央,紧紧攥着那给他带来过无限希望和憧憬的本子,那篡改了现实,却吐露自己真心的本子。



 

———————————————




 

巴基再醒来时已是深夜,之前的绝望使他精疲力竭。这次没有噩梦侵袭,他难得睡的这样沉。巴基抬眼看了一下床头柜上闹钟显示的日期,发现原来自己已经睡了一天一夜。


 

他的四肢灌了铅似的沉,脑袋也昏昏沉沉,嗓子仿佛吞咽下铁钉,火辣辣的疼。可这些生理上的疼痛,丝毫比不上他内心的煎熬。



 

巴基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假装一切都静止了。时间不会流逝,黑夜也不会褪色,他也永远不用面对青天白日下炽晃晃的现实:他的恶语相向,赶走了他最在乎的人。





 

他以前最瞧不起那些一边贪婪索取别人的爱,一边给对方带来无尽伤害的人。但是现在,他却仗着史蒂夫对他的关心,有恃无恐的抱怨他,责怪他。当巴基听到史蒂夫说爱他的那一刻,在巴基下意识否定掉这突如其来的幸运前一秒钟,他在心里曾有过一丝无所顾虑的狂喜。这一秒的美好过后,巴基比之前更加恐惧,更加可悲的自轻自贱,更加害怕史蒂夫说出那三个字。



 

那是一秒的幻想,一秒的放纵,一秒的脱离现实。那一刻,巴基的灵魂离开了他那饱受摧残的肉体。他以陌生的上帝视角俯视着地上那两个情绪崩溃的可怜男人。



 

命运不公,不是吗?



 

灵魂洋洋得意的想,总有人会被命运折磨,但那不会是我。



 

我是一个完整的灵魂,尝过了爱的苦涩,现在也终于体会到了被爱的幸福。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不会再在夜里千千万万遍卑微的偷偷吻上那温软的唇,因为现在那里已是专属于我的领地。



 

灵魂浮在空中,居高临下的望着底下的两人,棕发男子突然抬起头,灵魂吃惊的发现,那居然就是他自己。然而下一秒,灵魂就发现自己回到了棕发男子的身体内,凌乱残缺,浑身伤痕。



 

但是现在,那短短的一秒,足以让深夜里的巴基回想起时,嘴角含笑,眼角挂泪。



 

月光照不到的阴影里,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巴基诧异的转过身,发现黑暗里史蒂夫一直坐在他床边。




 

“你,你怎么在这里?”巴基被史蒂夫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的问。




 

守着巴基一天一夜都没合眼的史蒂夫显得有点憔悴,“我太了解你了,巴基。如果我走了,那我们之间就真的不可能了。”



 

史蒂夫没有看向巴基,他摸摸泛青的下巴,新长出的短短胡茬有点扎手,“你还记得你送我的十岁生日礼物吗?”




 

巴基不懂他为什么要问这样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想了想,“···是拼图,我和你花了一个月才把它拼完。”




 

“是啊,是拼图。”史蒂夫仰起头,向后靠在椅背上。“我还记得刚开始拼的时候,我和你马马虎虎的,看了一眼就不知道把参照图扔到哪里去了,弄的后来我们俩手忙脚乱,毫无头绪。”史蒂夫像是想起了当时那两个孩子急的抓耳挠腮的样子,轻轻笑了出声。



 

“每一片小拼图上的花纹都清清楚楚,可是在它们被全部拼在一起前,我们看不清那完整的图案到底是什么。所以我们从边边角角开始拼,先找出大致的框架边缘,再一小部分一小部分的完成。一个月之后,我们终于完成它了,那是一副田园风景油画,很美。”




 

“我们开心极了。我对你说,这是我见过最美的一幅画。我没有骗你,它的确是。我们为此付出了漫长的时间和精力,画的美不仅仅在于它本身,而是我们在未完成时受的煎熬终于得到了回报。”





 

巴基还是一头雾水,他不明白,难道史蒂夫在这里守着自己醒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




 

“巴基,”史蒂夫在椅子上探过身来,握住他搭在被子上的手,“我想说的是,我对你的感情,就像是拼图。第一天的一块两块拼图,看不出什么来;直到漫长一个月的几千块几万块,最终的模样才能成型。




 

“我们第一次相遇时,我五岁你六岁。你在我身边一年时,我对你的感情模模糊糊,不知是什么,也许你会称之为友情;你在我身边十年时,我对你的感情变得特殊,但我说不出那到底是什么,我只知道我依恋着你,我想一直陪伴着你,照顾彼此,成为彼此生命里永久的存在也许你会称之为亲情;你在我身边将近二十年时,我对你产生了不可理喻的占有欲,想要你只为我展露笑颜,只为我担心只为我忧虑。想要你在战场上安安全全的,我的余光总是牵挂着你的身影,别人挑逗的靠近你时我只想把你搂在怀里。想抱紧你,想吻你,想占有你,让你浑身上下都是我味道。”





 

巴基听到这里羞红了脸,所幸屋里唯一的光源只是窗外的月光。他尴尬的清清嗓子,想从史蒂夫温暖的手掌中抽出自己的手。史蒂夫没松开他,只是握的更紧了,他接着说:



 

“这种情感幼稚又不可理喻,我不够勇敢,这情感生长的小心翼翼,我还是看不懂你我间莫名的情愫是什么。但是现在不同了,”史蒂夫温柔的低语,笑的弯弯的眼睛里闪着泪花,“你不在我身边七十年时,你我之间的最后一块拼图完成了,我看清了它最终的样子——爱情。”




 

“我花了七十年的时间来思考,经受了许多痛苦,值得吗?非常值得,因为我终于完成了这幅拼图,我终于能够勇敢的对自己,对你,对世界承认那困扰我的情感到底是什么。现在我对你说,我爱你,不是出于同情,也不是出于自责愧疚,只是出于我的真心。”



 

史蒂夫捧起巴基的脸,认真的说,“我爱你。无论你怎么样推开我,怎么样否定我对你的真情实感,我对你的爱丝毫不会减少。”





 

巴基仿佛行走在云端,晕晕乎乎的不真实感袭来。但是他开心的泪水是真实的,幸福的微笑也是真实的。




 

“你给了我一个我不爱你的理由,但是我没有被说服。现在换我给你一个我爱你的理由,你相信吗?”史蒂夫呜咽着抹去巴基脸上的泪水,却无暇顾及自己。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




 

巴基倾身吻上了史蒂夫的唇,压在他们心上的阴霾在双唇相触的那一刻,烟消云散。





 

“我爱你。”





 

不知道这是谁唇间的低声呢喃,也许谁都没有说话,这只是两个久别重逢的破碎灵魂拼合在一起后发出的美妙共鸣。

 

      ------------end------------


 

感谢能坚持看到结尾的小可爱🙏,原定的结局不是这一版。原来的结局更傻白甜,最后当然是巴基想起来了之后两人过着幸福快乐没羞没臊的日子啦···

嗨呀,对于我这个超爱做白日梦患者来说,盾冬傻白甜写起来溜溜的,自己写的开心大家看的也开心。但是最后这版被完全推翻,换成了突然开虐的结局。

 

我就是想写虐啊!一味的甜甜甜是好吃但是我就是想虐啊!

 

作者还是那个作者,突然转变的文风只是因为我精分

 

手动 @祈源 ,一边写一边吓唬她我要虐了啊我要虐了,被我吓的一惊一乍的😂

评论(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