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桃桃桃的史迪仔

嘿呀这里是史迪仔,微博:Sandy史迪仔

【盾冬】老···老伴儿???(4)

前情 (1)(2)(3)

抱歉啊我对不起大家,现在才来更新···这次更的稍微多一点,还有一点点点点点肉渣(我的妈呀就那几个字的车也吞,写的肉太少我都不好意思了)

------------------------------

刚才巴基为了以示威胁而压低了身子,现在他和史蒂夫正以一种暧昧的姿势僵持着,两个人的胯部紧紧相贴,胸膛与胸膛间只有10厘米的距离,两个心跳声从杂乱无章渐渐到同步加速,最后心有灵犀的保持着相同的频率。

他离史蒂夫那么近,以至于能观察到对方因激动而微微放大的瞳孔。

他的眼睛真漂亮,蓝色中夹杂着一抹绿,像是幽深的湖水里落入了一条翡翠色的丝带。

“所以,你有爱人了?”

直到史蒂夫开口打破了僵局,巴基才回过神来,想起刚刚自己一脸迷醉的盯着人家的眼睛看,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耳根子直发烫。但他还是装作一副镇定的样子,

“没错,我有另一半了,所以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你确定?”史蒂夫直勾勾的盯着他。

巴基愣了一下,转头避开了对方的视线。

“···我确定。”

巴基很少撒谎,他一直自认为自己是一个诚实的人。目前为止他说的都是些无关痛痒(关于吃的)的小谎。

“不,我昨晚很早就睡了,半夜厨房里的那个不是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没有,我根本没有碰过这包曲奇。”

“是老鼠吃的。”

“我一直按照你说的在控制饮食。”

但巴基刚刚对史蒂夫撒谎了,因为他不能确定。

———————————————

巴基·巴恩斯有一个秘密小本子,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巴基是在入院一个星期后发现这个本子的,当时他还处于什么都想不起来,自我封闭的阶段。

那天夜里巴基又做噩梦了,梦到他一动不动的站在暴风雪中,寒冷让他无法感知躯体上任何一个部位。这让他有一种错觉,他的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现在自己只是在冰雪中孤独飘荡的灵魂。唯一把他从错觉里拉回到肉体的,是自己血液被冰冻时发出的细微吱嘎声。

狂风吹的他头痛欲裂,风挤压着他的胸口,他没办法呼吸。风雪声很大,但是他能听到自己的呜咽。

“带我走吧。”

“求求你,太冷了,带我走吧。”

“求你,带我走。”

巴基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他正控制不住的颤栗。

“我来了。”

突然,有一个男声响起,盖过了风雪的咆哮。

“我来带你走,对不起,我来了。”

巴基以前从没有梦见过这个声音,但是他却长舒一口气,感到莫名的安心。

他感到暖洋洋的,阳光穿过冰雪,洒在他的右脸颊上。

雪停了。

巴基醒了,失神的躺在床上。他缓了缓,发现这是他第一次没有从尖叫和黏腻的冷汗中醒来,身体干爽,被子也好端端的盖在身上,就是右侧的床单相比之下有点皱,像是有另一个人躺过的印记。巴基伸出手摸摸,发现床单上还有些许温度。

有人来过。

巴基又在自己的枕头下发现了一个陌生的小本子,封面是手绘的一片星空,底下是两个手拉手的小人儿。本子的右下角还有手写的一句话:我的心脏里住了一颗星星。

什么玩意儿?肉麻兮兮的

巴基翻开本子,里面只有一行字:

“你叫巴基·巴恩斯。”

字迹工整有力,和封面上那句话的笔迹一样,应该是个男性写下的。

巴基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发现对这个名字的确有印象,之前那个叫山姆的也是这样叫自己的,只是当时他不敢相信那个人。巴基从床头柜里找出一支笔,在下一行认认真真的写下:

“我叫巴基·巴恩斯。”

虽然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叫这个,但这好歹算个开始。

之后,他发现每天这个小本子总是在他晚上睡觉的时候失踪一会儿,因为起床之后里面总是会有新的内容,看笔迹一直是同一个人。内容不多,每次只有短短一句话,关于他的身份,他的喜好,他的过去。每句话就像一个小线索,巴基总是能顺藤摸瓜的从残缺的脑海深处找到相应的回忆。

巴基对比过周围所有人的字迹,没有一个能对得上。虽然不知道这个小本子是谁的,但是直觉告诉他对方没有恶意。对方一直没有表明身份,巴基就也没有主动问过。

巴基渐渐对这个小本子产生了兴趣,不再是一个人闷闷不乐,他想起的越多,内心就越平静。巴基没有告诉任何人关于小本子的事,连山姆都没有,这是属于他自己的秘密。

——————————————

“一天之中,你最爱的是下午四点。”

巴基在躺椅上享受了午后四点慵懒舒适的阳光,像大猫一样眯着眼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的在笔迹下写着:

“一天之中,我最爱的是下午四点。”

小本子最棒。

———————————————

“以前你非常喜欢吃蔬菜,还有喝蔬果汁。”

是吗???

这是巴基第一次质疑小本子,他现在不是很喜欢吃菜。要不是因为字迹,他都怀疑本子是不是被食堂大妈或者山姆偷走了来监督自己吃菜,他们非常反对巴基挑食的行为,天天都要唠叨。

但鉴于小本子上写的一直都是真话,信誉不错,巴基还是选择了相信。认真的写下,

“以前我非常喜欢吃蔬菜,还有喝蔬果汁。”

巴基还坚持顿顿营养健康,绿色有机,希望能唤起自己迟迟想不起来的对蔬菜的狂热。

收到食堂的报告之后,山姆非常自豪,以为自己的苦口婆心终于取得了胜利。

————————————————

“你以前非常反对吃太多油炸食品和甜品,那很不健康。”

巴基捏着手里的炸甜甜圈,沉思了五分钟。最后他放下了甜甜圈,认真的写下

“不,我变了。”

写完巴基就把笔一扔,开开心心的接着吃。

······

—————————————————

通过小本子,巴基想起了许多。这也让他对笔迹的主人越来越好奇,对方一定是一个非常了解自己的人。有时候巴基还会奇思妙想,猜测对方是不是世界上另一个自己,一个没有失去记忆,还品味差到不吃油炸食品不吃甜品的奇怪的自己。

而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小本子告诉了巴基以前的感情生活。他还记得一开始,对方写的是很普通的日常:

“你小时候不喜欢吃胡萝卜,但是青春期之后就能接受了。”

巴基仔细想了想,好像能记得一点点小时候特别讨厌胡萝卜的记忆,现在他也的确对胡萝卜不那么排斥了,但是他实在是想不起来原因了。

巴基在本子上写下:

“我小时候不喜欢吃胡萝卜,但是青春期之后就能接受了。”

他想了想,又在底下字小小的添了一句,

“为什么呢?”

第二天他打开本子的时候,发现除了对方的回复,还夹着一张泛黄的纸。

“因为你暗恋一个人。”

巴基小心的打开那张纸,这张纸看起来年龄比养老院里的老人家年纪都大,但是保存的非常好,平平整整。

纸上是,一首情诗?

巴基仔细辨认了一下,和他现在的字迹有点差别,更加稚嫩,更加一板一眼。

    “ 你像只金色小兔子

      嘎吱嘎吱吃着我最讨厌的胡萝卜

      就算这样我还是想吻你想到发疯

      非常非常想要一个胡萝卜味的吻 ”      

      

原来,自己青春期的时候还会写诗啊···

巴基觉得以前的自己真是肉麻死了,干的好啊,情话大王。

他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黑历史情诗夹在本子里收好。临睡前,巴基躺在床上,想起这件事,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自己以前的暗恋对象长什么样啊?都小兔子了那应该是个挺可爱的小姑娘吧?难道是青梅竹马吗?她知道我暗恋她吗?我到底有没有告白啊?不知道现在那个小姑娘怎么样了···

最后巴基实在憋不住,好奇的拿出本子写下:

“那我的那个暗恋对象看过这首诗吗?”

第二天,巴基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翻出本子,但是看了几眼,他就僵住了。

“他无意中看到了你写的诗,后来他就成你的男朋友了。”

什,什么?

男朋友???我有一个男朋友???

巴基觉得信息量太大了,他头有点晕。

不行不行我得再补个觉。

他一头栽进被子里,准备睡个回笼觉。

——————————————

儿童车 点这里

——————————————

我艹艹艹艹!!!!

巴基突然从梦中惊醒,惊慌失措的喘着气,在发现了自己的裆部把被子支起了一个小帐篷之后整个人红的要爆炸。

妈的!妈的!!!!!

巴基手忙脚乱的把小本子扔到柜子最深处,羞愧的恨不得把自己也塞进去。

  ——————tbc————

评论(4)

热度(83)